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欧洲掀起反对数字殖民战争

[日期:2014-07-06]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字体: ]

  

欧洲掀起反对数字殖民战争:阻击硅谷科技巨头

 

  英国《卫报》网站日前发表文章,指出欧洲正在掀起一场针对硅谷科技巨头的大规模战争。文章称,欧洲政府认为以谷歌(微博)、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为代表的硅谷科技巨头正在侵入欧洲的领地,欧洲有可能在数字领域沦为硅谷的殖民地。因此,他们将通过反垄断调查、逃税行为调查,以及加强自身统一市场建设等措施发起大规模反击。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在法国爱丽舍宫的沙龙里,在欧洲议会的走廊里,在德国国会大厦的穹形玻璃屋顶下,古老的欧洲正在筹备一场全新的战争。这场战争无关宗教或政治,也无关于土地和自然资源。巴黎、布鲁塞尔和柏林希望保护的目标是欧洲居民的数字环境,而他们的敌人则是希望在这个环境实现统治的硅谷企业。

  反对数字殖民地

  煤炭、石油和天然气推动了工业革命,但在数字时代,数据正在取代燃料,成为地球上最具价值的资源,而具备收集和利用数据能力的企业则可以时不时地超越国界实施控制。用德国经济与能源部部长西格玛·加利里埃尔(Sigmar Gabriel)的话说,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代表着“残忍的信息资本主义”,而欧洲必须立即进行自我保护。

  “我们需要维护自由和修改政策,否则将成为一个数字统治集团在数字领域的催眠目标。”加布里埃尔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发表的一篇充满激情的呼吁文章中指出,“这就是数字时代民主的未来,而现在它正处于危险之中,同样处于危险的还有欧洲5亿人民的自由、解放、参与和自主决定权。”

  法国经济部长阿诺德·蒙特伯格(Arnaud Montebourg)认为,欧洲面临着沦为“全球互联网巨头数字殖民地”的危险,他们呼吁谷歌为升级欧洲的宽带基础架构负担部分成本。加布里埃尔表示,德国反垄断办公室正在研究谷歌能否作为一家类似于电信服务提供商的公共领域公司进行监管,毕竟谷歌在德国的搜索市场拥有91.2%的占有率。

  加布里埃尔认为,最起码谷歌应当进行分拆,将其搜索业务与移动、YouTube或电子邮件服务等进行分拆。他认为第一步应当允许竞争对手公平地使用谷歌平台。针对亚马逊的阻击也已经启动:从去年开始,这家在线零售巨头不得阻止其德国网站上的经销商在其他渠道以更低的价格出售商品,包括在他们自己的网站上。

  开展监管和反逃税调查

  欧洲监管机构也已经开始行动。今年5月份,欧洲法院支持了一位名叫“马里奥·科斯特哈·冈萨雷斯”(Mario Costeja González)的西班牙人提出的要求,即查看欧洲范围内谷歌搜索中所隐藏的自己的名字。法官认定,个人用户拥有“被遗忘权”。尽管这个判决引起了一些新闻自由的争论,但这是一个分水岭式的时刻,代表着欧洲第一次针对搜索和软件巨头采取了重要监管措施。

  6月11日,欧洲委员会负责竞争事务的委员华金·阿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透露,由于投诉众多,他将重启针对谷歌搜索排名的调查。同一天,阿穆尼亚宣布对逃税行为进行大规模调查,重点就是三家公司:苹果及其爱尔兰国际总部,星巴克及其荷兰总部,以及汽车生产商菲亚特。本周四,来自布鲁塞尔的消息称,通过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总部运营的亚马逊也牵涉其中。

  “在当前公共预算紧张的情况下,大型跨国公司依法纳税显得尤为重要。”阿穆尼亚说。他对此事的干预被广泛解读为具有政治动机,而且几乎肯定如此。有人认为,前卢森堡首相、即将担任欧盟委员会下任主席的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决心对谷歌下手,尽管遭到了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公开反对。

  谷歌的企业格言是“不作恶”,但是谷歌似乎已经取代了多年来与欧盟在反垄断问题上作对的微软,成为布鲁塞尔的心腹大患。这种比较或许不够公平,毕竟谷歌的立场不像微软那样充满对抗意味,该公司接受了欧盟委员会对其欧洲业务的监管,并同意通过谈判和解搜索问题。

  然而,市场研究公司Enders Analysis新媒体专家伊恩·毛德(Ian Maude)认为,“就监管机构的担忧而言,谷歌就是新的微软,它就是那只大灰狼。隐私问题愈加重要。”

  “从历史上看,媒体市场一直是国内市场,但谷歌跨越了国界,站在了其他互联网公司的肩膀上。与美国同行相比,欧洲监管机构的权力更大,现在谷歌规模如此之大,它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监督审查。现在,谷歌的首要挑战不是竞争,而是监管。”毛德说。

  坐拥宝藏的恶龙

  谷歌外表友善,但其不断扩张的力量引起了不安。该公司控制着世界上两大搜索引擎:谷歌自身及其视频网站YouTube,后者可以与微软必应和百度搜索相提并论。谷歌的网页浏览器Chrome也已经超越了火狐和微软IE,成为最受欢迎的浏览器,谷歌Gmail是最大的电子邮件服务,基于Android操作系统的手机也超过了其他移动平台。

  现在谷歌又进入了家居领域,收购了基于云计算的恒温器生产商Nest和家用安全摄像机厂商Dropcam。谷歌还计划推出无人驾驶汽车,以及类似人类的机器人,另外谷歌还资助了一个项目,计划用卫星覆盖世界上的互联网连接。

  德国媒体公司阿克塞尔·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CEO马蒂亚斯·多普夫纳(Mathias Dopfner)甚至将谷歌比作北欧神话里的恶龙“法夫尼尔”(Fafnir)。法夫尼尔本是侏儒国王之子,但他觊觎家族的金银宝藏,因此杀死父亲,独占宝藏。贪欲将法夫尼尔变成了一条用火和毒守护宝藏的恶龙。

  “谷歌坐拥人类的海量数据,就像《尼伯龙根的指环》里的巨头法夫尼尔一样。”多普夫纳在今年4月份致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公开信中表示。最近,他还对阿穆尼亚与谷歌在搜索方面达成和解予以指责。谷歌被指人为下调竞争对手网站的搜索排名,抬高自己的比价网站、股价信息查询或地图服务排名,即便这些服务的流量并不如竞争对手。阿穆尼亚认为,那些因排名过低无法获得流量的公司,可以付费在谷歌搜索页面顶部出现。对此,多普夫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认为这是对金钱的保护,这根本就是黑手党的商业原则。”

  谷歌搜索令欧洲报纸、杂志和广播电台的广告收入锐减。在搜索引擎和宽带网络的推动下,盗版问题令唱片公司损失大量营收。书店和电子产品商店已经从城市繁华地带消失,因为人们转向亚马逊,甚至是苹果的实体零售店去购买这些产品。欧洲的移动网络服务商曾被看作是全球科技行业先驱,但他们也不得不把自己的财富用于补贴苹果和三星手机,吸引用户购买。

  这种不公平遭遇在逃税传闻的推动下进一步放大。亚马逊、谷歌和苹果采取了一些方法,将各自国际市场营收所需支付的税额比例降低到利润的10%以下。在斯诺登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数字监控行为之后,人们对数字领域的担忧进一步增加。

  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丑闻在欧洲大陆引起的反响远超英国。加布里埃尔认为,我们每次为了使用免费的音乐或电子邮件服务、廉价的智能手机,或者社交网站页面的同时,就是在牺牲自己的国家安全,或者出卖自己的经济和个人自由。他认为,我们的爱好、行动和错误数据都被收集和储存,随时可以被传输给广告商、医疗研究员、汽车保险商、政治战略学者,甚至是政府间谍。

  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铺就的道路

  在英国首相卡梅伦力荐另外一位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的过程中,德国总理默克尔放弃了对卡梅伦的支持,转而支持容克。据悉正是多普夫纳说服默克尔支持容克,因为容克会支持向谷歌开战。

  容克并未公开发表针对谷歌的指责,但他承诺自己任期内将把建设强大的欧洲数字经济体当作首要任务。“欧洲的发展之路由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铺成。”容克的竞选纲领提到。他将打造欧洲的下一个数字巨人的梦想当作口号,呼吁更加紧密地融合,尤其是创造一个电信和数字行业的单一市场。

  根据容克团队提出的工业政策,欧盟将鼓励各国对版权、数据保护、电信监管和无线频谱拍卖方面的法律进行统一。

  虽然不切实际,但移动网络曾被看作是反攻美国信息资本主义的核心。拥有英国的沃达丰、德国的德意志电信,以及西班牙的西班牙电信,欧洲原本可以创造出比专注于本国市场的美国公司规模更大的跨国运营商。

  但是竞争优势迅速消失。拍卖无线频谱时,运营商需要向政府出价竞购自己提供无线互联网服务所需的3G频段。在此过程中,英国筹集了220亿英镑,但是运营商却无力再进行3G网络扩容。4G出现后这个问题更加严重。由于欧洲各国无法在拍卖时间上达成一致,致使美国和其他很多国家的公司迅速抢占了先机。

  “欧洲电信行业优势丧失的原因在于我们自己的监管和政治决策,”电信咨询公司Bengt Nordstrom创始人兼CEO本格特·诺德斯特罗姆(Bengt Nordstrom)表示,“没有统一的频谱,我们就是一个由多个中小国家组成的大陆,永远无法成为行业领袖。”

  美国公司拥有3.1亿用户,他们在向国外拓展之前就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中国的情况同样如此,阿里巴巴和百度分别统治了电子商务和在线搜索。容克坚信,如果欧洲的5亿居民能够聚拢到一个统一的市场,那么欧洲本土企业,例如飞行伴侣服务商Skyscanner和流媒体音乐服务商Spotify就能够获得进一步发展。

  英国的支持

  容克的想法能够获得英国的支持?起码英国工党在税务和搜索排名方面持支持态度,认为谷歌及其对手应当在平等的平台上竞争。“大型互联网公司应当公平纳税,这一点很重要,”英国工党负责文化和媒体事务的影子大臣海伦·古德曼(Helen Goodman)表示,“如果你的竞争优势建立在少纳税、拉低价格的基础之上,这并不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方式。”

  在布鲁塞尔,卡梅伦和谷歌被看作过于亲密。谷歌公关与公共政策负责人瑞切尔·惠特斯通(Rachel Whetstone)是英国首相的密友,她的丈夫史蒂夫·希尔顿(Steve Hilton)正是帮助保守党夺回执政权的“大社会”政策的设计师。谷歌的欧洲总部位于爱尔兰,但在伦敦还部署有2000名程序员、销售人员和经理。该公司正在伦敦的国王十字(King's Cross)建设一个可以容纳4500人的新总部。

  英国智库“欧洲改革中心”研究员约翰·斯普林福特(John Springford)表示,卡梅伦早在2011年就同意建立一个统一的数字市场,但当时他支持的是取消贸易壁垒,或许他并不愿意接受欧盟在版权和频谱销售方面的法令。不过在税务方面,卡梅伦已经明确表达了立场,称星巴克这样的逃税者需要“醒来闻闻咖啡的味道”。

  英国议员玛格丽特·霍奇(Margaret Hodge)对欧盟采取的行动表示欢迎。她说:“这是非常好的第一步,大卫·卡梅伦可以与欧盟委员会新主席共同完成一项使命,修复创伤,确保数字公司无法在这片他们赚得盆满钵满的地域逃避责任。让我们期待他闻着咖啡醒过来。”

  四巨头在欧洲的问题

  谷歌

  谷歌已经与欧盟委员会就搜索结果排名达成和解,但是新的投诉也已经出现,调查可能会重新启动。在英国,这家搜索和软件公司因逃避遭到调查。还有独立唱片公司向布鲁塞尔投诉,因为谷歌告诉他们说,除非注册谷歌即将推出的音乐订阅服务,否则他们旗下的歌手可能会被清出YouTube。

  亚马逊

  亚马逊因逃税受到指责,同时被出版商和商家指责。在欧洲,亚马逊不得要求其德国网站上的卖家以更便宜的价格在其他渠道出售商品。这家在线零售巨头通过卢森堡来转移大多数欧洲市场营收。欧盟委员会正在考虑是否对其进行逃税调查。

  Facebook

  拥有12亿用户的Facebook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但它只占全球数字广告支出的6%,远远达到到垄断的标准。针对Facebook的投诉主要集中在隐私方面。英国和爱尔兰正在调查Facebook对用户情绪的研究是否超出了界线。在美国,隐私保护人士担心Facebook收购WhatsApp的交易,尤其是Facebook会如何使用这款迄今为止没有广告的即时通讯工具存储的大量手机号码。

  苹果

  苹果通过爱尔兰转移非美国营收,尤其是(据说在史蒂夫·乔布斯主导下谈判而成的)一项与爱尔兰税务机构达成的协议,使得苹果在2013年只缴纳了相当于国际市场利润3.7%的税款。这项协议正在接受欧盟的调查,如果发现与爱尔兰注册的其他公司相比,苹果通过这项协议获得了优待,那么可能会采取一些措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574107552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