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VMware新任CTO:混合云计算的灾难恢复即服务战略

[日期:2014-03-17] 来源:TechTarget中国   作者:Beth Pariseau [字体: ]

  Vmware的新任首席技术官Chris Wolf上任初始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其中具有较高优先级的事项之一就是执行VMware的混合云计算战略。

  这一工作主要包括了私有云计算管理软件的进一步集成、加强vCloud Hybrid Service(vCHS),以及最终与诸如亚马逊网络服务(AWS)这样的公共云计算服务供应商展开面对面的竞争。SearchCloudComputing就相关问题采访了Wolf。

  TechTarget云计算:VMware将对Application Director、Data Director以及vCloud Director进行整合,形成vCAC [vCloud自动化中心]。是否有其他的软件产品也将遵循这一整合策略?

混合云,云,云计算

  Chris Wolf: 归根结底,我们都希望我们的整个vCloud Suite变得更加集成。

  你可以看看诸如vCOps这一类的工具[vCenter Operations Manager]。例如,可通过VMware的DRS[分布式资源调配器]解决存储I/O性能问题,服务人员会说,‘OK,CPU和内存看上去表现不错,但是vCOps刚刚发现了一个存储I/O问题,那么就让我将此作为一个vCAC的工作流程,从而在多个集群之间进行适当地资源调配,重新平衡虚拟机的工作负载。这就是一个性能问题触发特定自动修复任务的例子。

  这里,你可以充分发挥你的想象力——可以在所有的产品中应用这一方法。整个vCloud Suite必须作为一个工具集成集才能很好地运行。你将在我们推动这一整合过程的工作中继续看到大量的创新与投资,因为这就是我们客户所需要的。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对于一个研发机构而言,这并不总是具有新闻价值的——更容易发生的是一次大收购案并选择另一个对象。在已经完成了那些事情的云计算管理领域中有着很多的厂商。从工程角度来看,客户真正在意的真实价值在于实时性并让一切工作成为一个集成的集合,以及一个简单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集和一个简单的元数据集,而这就是VMware所能提供的。

  TechTarget云计算:最近,关于VMware公共云计算和混合云计算的vCHS野心已经有了很多的讨论,但是对于私有云计算是如何的呢?对于私有云计算来说,我们有哪些愿景和战略呢?客户应如何思考私有云计算以及VMware的其他产品呢?

  Wolf: 做到这一点是有不少种方法的。有很多企业已经意识到公共云计算基础设施即服务的主要优势在于灵活性,它能够快速地根据工作负载的变化来做出应对,它还能够为临时项目和诸如此类的东东而分担数据中心的工作负载。但是同时很多企业也发现,他们同样也能够在他们自己的数据中心中运行他们的工作负载,其成本甚至比在公共云计算中运行相同的工作负载还要低廉,至少目前是如此的。

  这并不是每台虚拟机的成本,那是指,当你绑定所有的管理、合规性任务以及其它必须具有的东东时,它就成为了一个成本昂贵的努力,灾难恢复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因此,我们确实看到了很多企业表示,‘OK,对于我的一些早期阶段的开发工作,我将使用公共云计算,而对于其他的工作负载,我将使用我的私有云计算资源。’我认为,这正是VMware公司价值主张中真正强大的一部分,也就是从集成的角度来看,我能够使用相同的管理工具集和我正在使用的相同API集在云计算环境之间实现无缝迁移。

  我们并不是围绕应用程序API进行包装,因此你能够使用vCloud Hybird Service的方法来管理你的应用程序,这就如同在你自己的数据中心中一样。就其表现方式而言,二者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差异。而VMware的竞争对手们并没有遵循这一模式,因为此举进一步提高了受制于供应商的门槛,但同样,我们正在试图从用户友好的角度出发来实现这一目标。对于私有云计算以及有合规性要求的工作负载,市场仍然还是有着巨大需求的,而归根到底,应用程序仍然需要在物理上接近于数据存储所在的位置。如果我有需要在我的数据中心中保留敏感数据,那么我将会继续在接近这些数据的位置运行应用程序,这也就促进了对私有云计算环境的需求。

  TechTarget云计算:随着vCHS的不断发展,在新服务方面有什么能超过灾难恢复即服务的?

  Wolf: 灾难恢复即服务被给予了过多的关注,多年来我一直都认为那只是整个市场中的极小一部分,甚至当我还是一名分析师时我也是如此认为。有时候,我认为供应商并不理解问题的根源出在哪里。

  DR的真正问题在于,当你进入SMB[中小型企业]时,大部分的中型企业并没有针对灾难恢复的预算。他们会有针对备份业务的预算,但并不认为DR预算是必要的。就我个人而言,DR即服务市场的最终发展方向就是,供应商将提供备份即服务而把DR作为一个功能来提供。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认识到,他们需要备份服务、他们需要恢复文件,所以这很好,就让它成为备份即服务的一个功能吧。

  TechTarget云计算:那么,VMware为什么要从DR开始呢?

  Wolf:同样的理由是:这是很容易开始,它有直接的客户需求。我们已经看到了其他的供应商,这一点不错,但是除备份即服务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市场,而集成备份与灾难恢复的解决方案往往是破坏性的方法。

  TechTarget云计算:VMware正在避免与AWS在这一点上进行直接的竞争,或者那至少是VMware CEO Pat Gelsinger在财务电话会议上所说的,但是这一点是否将会变化?发生这样变化的临界点是什么?

  Wolf:这真的取决于你所说的直接竞争的定义。我们是否试图紧随AWS之后并向软件开发人员推销我们的解决方案?不,还没有。但是,我们是把自身定位为AWS在高级 IT管理人员层次的直接对手的,例如CIO级,这只是因为我们所拥有的混合平台是当今最大数量客户的选择。… 在全球范围内共有九千家左右的vCloud服务供应商。目前还有多个vCHS选择,他们大部分位于美国国内,至少客户网站的最高延迟时间仅为25毫秒。

  如果你的发展计划较大,那么VMware就会说,‘你看,你可能并不总是知道你希望你的应用程序在哪里运行,同时你可能也不希望受制于一个单一的供应商。’这就是外包101了。那么,为什么不尽量降低你的投资决策风险呢?通过使用VMware的产品与服务,如果你希望从云计算中的一个应用程序开始,那么那是非常理想的;如果你希望从你的数据中心中的一个应用程序开始,那也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你希望把应用程序迁往另一个服务供应商,那当然也是可以的。

  而且你一直用于管理这些工作负载的API也是完全一样的。你在不同环境中所使用的很多管理工具也都是完全一样的。当我选择非VMware云计算时,情况就会不同了。他们可能会为你提供一个执行VM导入的工具,但仅此而已。他们并不是在帮助你解决操作堆栈的其它部分,无论是性能管理或者容量管理,还是备份或者安全性。这就使得离开这样的环境变得异乎寻常的困难,这样大多数的企业也只能选择放弃。

  [编者按:在目前的情况下,在不同云计算供应商之间进行服务转换都是不可能的,但是一些其它的云计算供应商确实提供了性能管理、容量管理以及安全性方面的工具。]

  TechTarget云计算:如果使用其它云计算供应商服务的用户受制于那些供应商,那么这对于VMware的业务意味着什么呢,VMware是否会提供一个更为灵活的方法呢?VMware将采取哪些措施留住VMware的存量客户?

  Wolf: 如果他们希望完全地离开VMware,那么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是自由的。其中的复杂程度类似于离开AWS。此外,这是一个他们可以做出的选择,但是 VMware在我们的模式中是可以的,这是因为如果客户在他们的数据中心内运行VMware,这是可行的;如果他们选择了其它的vCloud合作伙伴,这对生态系统也是有益的。

  通过采用VMware的方法,客户可以选择服务供应商,同时在他们与各种外包供应商合作时,也增加了一点点的灵活性。他们会说,‘我需要这个标准化的 VMware方法,’如果他们对与目前外包商或供应商的合作关系感到不满意,那么他们就有筹码另做选择了。采用一个单一供应商模式的完全专用的云计算堆栈,你就不会有任何可选择的筹码。你就是没有啦。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